网站首页 艺坛新闻 展赛信息 教育培训 书艺文论 书法考级 书画论坛 山西书协 山西书协 山西书协 山西书协
讲座培训
书法文章   首页:书法教育>> 书法文章
“大书法史观”与书法史“超稳态”结构(三)作者:朱中原
添加日期:2011-9-15 13:38:32 点击次数:5301

“大书法史观”与书法史“超稳态”结构

 

□朱中原

  第三则为隋唐人之写经书法。此三者皆属不同体系。隋唐写经书法,既结体端庄、典雅,又摇曳多姿,灵动遒媚,筋骨尽现,此恰为颜真卿《多宝塔碑》书风的审美特征。此碑为佛教碑刻,有禅意,其结字整密匀稳、法度严谨,笔法方折丰劲,秀丽多姿,而此碑与同时代的敦煌写经卷之《维摩诘所说经》笔法风格相类,颇有神似。而根据考证,《维摩经》自公元1世纪传入中国后,即被作为在家佛教的重要经典,而维摩诘也被看成是在家佛教理想的体现者。此经于后秦弘始八年(公元406年)在长安大寺译出。据《开元释教录》介绍,此经在中国早有流传,从东汉至唐初,除鸠摩罗什译本外,还有7个译本,随着佛教在初唐时的兴盛,此经在唐时被重写。而颜真卿早年的书风恰与《维摩经》这一路的写经书风有诸多相类之处。

  事实上,在关于书法史的诠释中,我历来就不主张,中国书法史就是一部完全的文人书法史,也不主张,只有魏晋以后的经典文人书法史才是真正的书法史。以只有个体文人书家的出现,作为艺术史的唯一依据,这是一种极为狭隘的艺术史观。

  我们一般意义上的文人书法史,仅仅是魏晋以降晚清以前、由具有仕途身份的精英文人所主导的帖学书法史,而这个阶段正好是中国封建文化处于高度发达的中古时期,这一历史时期恰好处于一种“超稳态”结构。封建生产关系决定了封建的文化体系,儒家思想、官僚体制、文官制度和科举制度,这四大体系共同支撑起了一个处于“超稳态”结构的中国中古历史。所以在这一阶段中,尽管朝代有更替,政权有崩溃,但是文化—艺术结构却没有大的崩塌,而处于这一结构之下的书法自然也不例外。

  三、书法史的“超稳态”结构 

  “超稳态”结构是我考察书法大历史的一个视角。以前我曾在一些论文中提到,中国的中古社会是一个处于“超稳态”结构的社会,而中古时期的书法史也是一种“超稳态”结构。

  什么是“超稳态”?“超稳态”是历史学者金观涛用于观察中国中古社会的一个概括,是专门与欧洲相比对的。金观涛概括欧洲中古社会为“亚稳定”结构,而将中国的封建王朝概括为“超稳态”。

  能够维系“超稳态”结构的,一定有其历史因素。比如,最为重要的就是中国高度发达的儒家思想体系、文官体系和科举制度。因此,中国高度的封建文明形成了一种高度发达的文官体系,而支撑这一体系的就是精英文人。而精英文人恰恰又是中国文人艺术尤其是书法、绘画艺术的重要支撑。因此,恰恰是这一制度和体系支撑下的文人,构成了中国艺术史“超稳态”结构的重要元素。

  在民间与精英文人体系之间,不存在绝对的断层或决裂。中国文字史、书法史和艺术史的演进中,一直就存在着一个由民间化逐渐向文人化、精英化和庙堂化演变的进程。甚至可以这么说,一切精英的文人书法,几乎都源自于民间,这是保证中国书法“超稳态”结构的一个重要因素,因为,正是有来自于民间的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才使得机体不至于坏死。这就像人的机体一样,你如果每天只摄入一种营养素或者怕生病而不摄入,那么你的机体就没有多少抵抗力,甚至可能一下就坏死。而如果你每天都在摄入不同的营养素或者食物,哪怕有些食物是对你的身体有害的,或者是致病的,这也不要紧,因为,各种营养素综合在一起,使得你的身体抵抗能力增强了,哪怕是一些毒素也同样会对身体有益。所以,各种不同食物的注入,即使可能会让你的身体致病,那也不至于会让你一下坏死,也就是说不至于让你一下就陡生大病而身体崩溃。但是,如果你什么都不摄入,那么你的机体中没有可更换的新鲜元素,那么你的机体很可能一下崩溃。

  艺术史和书法史也同样如此。如果我们仔细考察,就会发现,中国书法史之所以能保持一种“超稳态”结构,端赖于其拥有一种开放的机制和开放的体系,它能够容纳来自于各种不同体系的审美元素,从而最终汇集成一个由精英文人所主导的经典书法史。正因如此,我们在讨论书法史和书法家时,一定要强调书法身份的问题。因为,当我们面对一个纯粹的书法家时,我们会发现,他身上的元素已经很少很少了。一个身份越是纯粹的书法家,可能他身上的艺术元素越少。书法这种艺术本来就是文人的艺术,它与绘画还有所不同。书法不是一种职业。在唐代、宋代和明代,都有专门的国家画院和画工,也产生过不少院派画家,而不少院派画家,就是靠专门的绘画才能晋升仕途的,像吴道子、阎立本这样的画家,都是因其绘画才能平步青云。但是,必须要强调的是,院体画家和院体画派,虽然占据中国绘画史之一部分,但总体而言,他们不是中国绘画史的主流,而且其艺术史价值也不高,真正具有艺术史价值的,还是文人画家。所谓的文人画家,其实就跟文人书家一样,就是不以书法和绘画为专职,甚至在他们的社会生活中,书画艺术只是占很小的一部分,但在文化艺术史上,他们却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

  其实,历史往往具有很多迷惑性或欺骗性,它需要史家具有一种特殊的历史学和艺术学眼光,去不断发现当年那些被湮没的历史人物,这就像一些古文物一样,大多数古文物,比如玉器、铜器、陶器等,都是经历时间越久,其价值才越高,但在最开始的时候,其价值未必会很高。康有为所发现的北碑也是如此。其实,北碑一开始并没有如此之高的艺术价值,但是,在历经千年的风化之后,经过历史风霜的侵蚀和洗礼,北碑的艺术价值和文物价值才慢慢显露出来。但是,有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的实物存在,并不等于就一定能被发现,这需要卓越的艺术史家的卓识。康有为就是这样的一个历史人物。虽然康有为也有其历史的局限,比如,他的尊魏卑唐,他的尊碑抑帖,都是有历史局限性的,还比如,他所竭力褒扬的一些北魏碑刻,其艺术价值未必很高,甚至不如后来考古发现的一些秦汉简牍和敦煌写经,但是,康有为毕竟没有受过系统的考古学训练,他所在的时代,考古学在中国尚未勃兴。如果康有为活在20世纪后半期,或许,他会改变他的艺术史观。

  而现在,我们则存在一个书法史断层、断裂或者是“超稳态”结构崩塌的可能。为什么?因为现在的书法家太强调职业化和专业化了,我这里所说的职业化和专业化是指书法家的身份,而不是指书法本身。书法本身是需要强调专业化的。比如,我们现在的书法市场的评价标准,要以书协主席、副主席、理事和书协会员为标准,这种评定标准是完全扭曲的,它湮灭了书法本体的诸多元素,也让书法家除了追求一个纯粹的专职身份之外,别无其他!这是对书法的文人性和文化性质的抹杀,这种抹杀的背后,就是书法“超稳态”结构崩塌的前兆!我这里绝不是危言耸听,因为,当代书法表面繁荣的背后,其实是一种虚妄。当代书法的职业化、低俗化和商业化运动,导致了书法精英文人精神的消泯。书法界都在强调一种专业精神和职业色彩,但事实上,这种专业化和职业化,恰恰只是一种表象,而表象的背后,则是人文内涵的消失。尤其是在按尺论价的时代,艺术的权力化和艺术的商业化这两大因素,对书法的低俗化产生了双重的影响,这种影响的直接结果,可能就是导致书法“超稳态”结构的崩塌。

  所以,我所说的“超稳态”结构和“大书法史观”,其实是包含着一种对中国书法文人性特征和非文人化特征的双重肯定。这个怎么理解呢?就是我们在谈书法时,一方面一定要强调它的文人性精神和文人性品格,只有确保了它的文人品格,才能谈得上其艺术品格。但另一方面又不能忽略它的非文人化特征。而为什么又要强调其非文人化特征呢?我所说的非文人性特征,其实就是指书法的民间化和非精英化,因为,书法的文人性品格,其实恰恰是建立在其对民间审美元素的积淀和汲取基础之上的。这就像我们现在学书法要学北碑、砖瓦、铭文、简牍、甲骨、写经残纸等等一样,这些,是需要汲取的,但是,这些又都需要经过文人化的审美改造。这样,中国书法史就成了一部民间与精英没有绝对隔阂的历史,也成了一部书法大历史。

 

 

 

 

 

 

 

 地址:太原市迎泽大街378号山西省书法家协会  邮编:030001 办公室电话:0351-4047750 

 办公室邮 箱:sxsfjxh@126.com   山西书法qq群:345568259       网址:www.sxssfjxh.com    晋ICP备110004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