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艺坛新闻 展赛信息 教育培训 书艺文论 书法考级 书画论坛 山西书协 山西书协 山西书协 山西书协
讲座培训
书艺文论   首页:书法教育>> 书艺文论
篆刻写意的内涵 (范正红)
添加日期:2015-4-16 9:18:55 点击次数:5642
                                                                                                                                 
 
 篆刻写意的内涵
 
 
 范正红
 
 
   “篆刻”一词我们能在西汉扬雄《法言》里见到,“童子雕虫篆刻”,但从其上下文语境看,这里的“篆刻”显然是“雕琢虫书,篆写刻符”,是指对文章着意修饰之意,这与今天在印石上的篆刻艺术在寓意上没有什么关联。中国的艺术往往强调诗、书、画、印的紧密配合而融为一体,这并非偶然。在诗、书、画、印这四艺中,印形成艺术的体系是最晚的,即使印的形式出现的非常早,篆刻却是一门较晚的艺术,篆刻的发展路径较之书画有着特殊的表现,对其本体的内涵加以解析是非常必要的。
 
  篆刻与一般印章的区别
 
  纵观中国的艺术,其表现形式虽然纷繁,艺术手法千变万化,但最终走向成熟都是由具体到抽象,由表形到写意的过程。书法的艺术创作从东汉的后期即开始了,篆刻这门艺术产生较晚,其写意性的表现相对也是较晚的,也正是因为其较之书法的时间晚了许多,其本身的艺术特征在书法的映衬下更加凸显出来。应该指出的是,“写意”是中国艺术的重要特征,从中国艺术的本质特征来看,书、画都是写意,篆刻也不例外。从其具体表现方式则可分为“工笔”和“写意”,“写意”本身随着所处语境的不同,其意义显然是不同的。从本质上讲,艺术的都是写意的,从形式上看则工细与写意二者并存。有些人并不认为工细的有写意之功,这显然没有认识到艺术本质所在。
        中国的印章史上不同时期有着各种类型的表现。在漫长的实用性印章的历史进程中,金属材质是印章的主要载体。由殷商至汉魏时期印材的主流是青铜,而其后则是铜和铁,这期间也不乏玉、木、银、骨等质料。这些印无论多么精美,它的共同特征都是由工匠制作而完成的,其优劣取决于其工艺的娴熟与精湛与否。以印石刻制印章是应用性印章与篆刻艺术重要的分野性标识。这个过程看似仅是一个材质变化的响,其实不然,印石的发现和使用使得掌握“意趣”的文人直接运刀刻石,将自己的艺术理解付诸印石之上,这样的状况使实用化的治印与篆刻艺术产生了区别。重要的是刻印的人身纷发生了改变,刻印的目的有了大的不同。以往治印是为了钤盖凭信,而篆刻家将制印功用转变为对印面本身艺术效果的追求。当然,强调艺术效果也并不排斥它的应用性。而这二者的区别在于:所强调的艺术效果,其实正是篆刻创作的作者的意趣表达,即以刀而写作者之意。当篆刻流派创戍之初出现“三桥派”、继之“雪渔派”而形成最早的流派时,人们即对他们的风格进行了归纳,或谓之“雅致”、或谓之“猛利”,实则皆为他们于印艺之上而写其意也。印之所以成为体系化的艺术——篆刻,“写意”是必不可少的因素,如印无写意之趣,其美感也只能以其能工巧匠论,而落于“技”的层面,“写意”的贯入成为了独立的艺术门类,“写意”的传统随着篆刻艺术的不断发展,进而不断深化并形成自己的“语言”和特色。中国的书、画、印都注重写的原因即在于,唯写方能呈其意,作品能表其意才能成为艺术。
 
  篆刻“写意”的内涵
 
        篆刻是印章在艺术方面的衍生表现,文人能够直接篆文刻印,是其形成的最根本原因。能以软硬适度的印石为质料,是篆刻成为艺术必要的物质前提。追溯篆刻的产生与早期的发展,篆刻的创作者绝大多数是书画家。中国书画的发展有着漫长的历史,书法的写意性是伴随着草书艺术的出现而产生的。而就中国画而言,北朝时的六法沦,强调了“气韵生功”, “骨法用笔”,将写意性提到了绘画的先导地位。中国绘画由上古至南北朝多是以写实、传移模写为目的的,中国绘画的写意性自南宋到元代初期渐趋成熟,通过对中国画笔墨语言的解析,元代以来无论工笔还是写意的形式,从艺术表现的本质看,都表现出笔墨的写意性。元代是中国画在表现形式上将书、画、印合璧的时期,宋人井没有这样的习惯,绘画没有落款的规矩,更不会钤印。元代以降,这种表现形式迅速成为了中围画作的主要表现形式,书画家钤印成为作品不可缺少的内容,印章在作品上不仅是作者亲手创作的凭信,而且赋予了它组成画面的作用,创作是否完整印也是重要因素,没有盖印的作品被认为没有最终完成,且有许多闲章为画面增色。这样的状态使得书画家在创作的过程中便将印与所作书画的写意性一并审视,为追求整体效果,书画家们有了亲自操刀的冲动。通常匠人所做的仅为凭信印记的印章便很不合用,不入书画家的法眼了。艺术的气质是篆刻独立的重要内涵。篆刻的外在表现显然是印章,但其意趣却胎息于书画,如果换了一个角度,可以这样解读篆刻:宋元以来,在书画家的带动下,逐渐形成了在书画作品上钤盖印章的习惯,进而成了传统,这使得书画家们力图使所用印章具有与书画相统一的意趣。当书画家们找到能亲自操刀挥运的印石时,他们将书画写意的理念自然地移植到治印之中,篆刻也就产生了。篆刻固然是刻印,但它与长期以来的实用性的印章有了本质的不同,其根本的差异在于篆刻已改变为艺术化的印章,这个艺术化当指篆刻是有韵味的、是以刀写意的产物。
        实际上在书、画、印相结合的早期,在元代初期赵孟頫的时代便有了印章与书画的意蕴相统一的思想,由于当时尚未有恰当的印石材料被发现,赵氏不能够亲自操刀,但他所用印章内容大多出自亲自撰写,然后交付匠人刻制。著名的元朱文印即由此产生。我们看到的“赵氏子昂”、“水精宫道人”、“松雪斋”、“大雅”等有着统一的典雅特征,与赵氏其书其画形成高度的协调统一。虽然赵氏的印是工细一路,但就其气质而言却有着强烈的写意性。
        篆刻的写意性不是偶然的,篆刻的形成是与中国书画的创作关联着的,因而其“写”之“意”是与写意的书画意趣贯穿着的,篆刻所写意的意境、情趣、气质与书画的“笔墨”表达的内涵是相通的,只是篆刻以刀代笔墨而表达。当然,随着篆刻的不断发展,刻刀之下写意在表现方式上有了与纸墨不同的内涵,但正如“书画同源”,篆刻在其写意的深刻之处与书画同样是同源的。
 
  篆刻写意性的发展
 
        篆刻初成之“意”源于书画家的书画之意,但在篆刻寻求自身表达之“意”的路程上,最直接地选择了秦汉印客观上表现出的“意”与“象”。在明代中后期,人们对集古印谱的热衷,促成了汉印成为篆刻所宗的对象,这时篆刻“写意”的意趣实质上是对汉印表征和意趣的追摹,这个阶段在篆刻的创作中似乎不能简单地理解为无所发挥的摹仿。因为这个时期是篆刻的初创时期,是对篆刻内涵积累的时期,对秦汉印的追摹过程在当时其实是一个新颖的过程,是一个有趣的过程。明代末年篆刻名家辈出,但就其表现来看,则基本是这样的一个路径,他们对汉印的气息、品质皆有独到的挖掘,如赵宦光、金光先等。即便是汪关这样以工细为特征的篆刻家,其作晶也同样有着写意的意趣。后世对明来的一批篆刻家篆刻没有过于突出个性风貌的原因不加探究,其实他们对写秦汉之意早期篆刻的发展有着突出的贡献。以朱简为代表的篆刻家开始关注并表现刀趣,这使篆刻在书法意趣之外有了新的写意方向。在追摹汉印的同时着力强调了刀痕的“味道”,这对写意的内涵有着跨步的进。在篆刻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皖派”和“浙派”都应视为写意的印风,他们仍然是在追摹汉印的路途中而自成蹊径的。西冷八家的后四家显然在形式上和技巧上追摹前贤,而在写意的精神上却走向衰退式微。当印艺在汉印的途程中徘徊已久的时候,在写意精神的驱使下,书法家又将书意作为篆刻意蕴表现,以邓石如为代表的艺术家将篆刻的写意性以新的诠释重新纳于书意之下。“印从书出”成为了篆刻新的写意表现,以刀而呈书意的典范,这样的追求使篆刻与书法写意性共性更加彰显。邓石如、吴让之在篆刻上最突出的表现是他们放弃了汉印的意趣,形成书印相一致的品味。篆刻至晚清,诸大家将篆刻的追求更趋于宽泛的领域,他们深刻地受到由印内到书法的启发'将篆刻的意趣延展至印外,添加了许多可发挥的元素。赵之谦、吴昌硕、黄士陵、齐白石莫不如此,他们也都成为篆刻写意印风的典范。
 
  当今篆刻“写意”的表现
 
        中国的艺术在独立和成熟的过程中皆伴随着写意性的独立和深化,篆刻也是在不断的发展中寻绎写意的方式和手段。篆刻在其艺术化的过程中是由凭信使用到书意使用,从追求与书画意趣的和谐,进而独立地表现艺术的效果。即便是吴昌硕乃至齐白石的时代,他们对篆刻创作的效果也并没有完全放弃“用”的意念。在“用”的前提之下,写意性是不能够完全纯粹的。当今篆刻的创作已不再将“用”作为意念范围之内的内容了,而是抛开实用性的“写意”,这是当今篆刻发展纵向最为突出的不同。如同绘画分为“工笔”和“写意” 一样'篆刻在当今的表现,人们根据创作的手法与状态在技法层面上分为工细与写意,人们在探讨“写意”时,则主要的切入点、关注点当然是写意形式的篆刻表现。新中国成立以来,随着社会发展的不同阶段,篆刻也经历了曲折与起伏,但改革开放以来,篆刻艺术得到了很大的繁荣,艺术理念也有长足的发展。在形式上,写意印风成为这一阶段的突出表现。写意印风的强劲在于人们对篆刻艺术本质的理性深化,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对新的印章与文字资料的借鉴,古玺是古老的印章形式,但以往受到文字及考古的限制,在篆刻领域并没有能得到充分的借鉴。在当今时代篆刻作者大量运用古玺类印式创作,古玺文字的无拘章法的跌宕,正为写意印风提供了充分发挥的平台,对诸如战国楚简等一些新出土文字资料的借鉴也是当今写意印风的特点,但简帛文字化人印章的运用是一个并不简单的课题。以楚简写意,需要卓越的参化能力,行此道者众多但出众者尚不多见;二是由于人们对写意性的主动追求强烈,当今写意印风的创作在章法、结构的动荡幅度也空前扩大。人们在追求更加强烈的节奏、藉此以增强视觉冲击力;三是侧重展厅效果,印章已从几案把玩、俯身细品印谱变成了欣赏展厅的展示作品,篆刻创作的手段、动机都受到展厅效果的影响,这也使篆刻的写意性与以往的状况发生了变异;四是篆刻创作的手段方面更加丰富多样,除在刀法上延展出更多的敲、砸、逆行各种制作外,材质上也扩而以陶瓷、砖、塑等等。在展示方面也由单一的普通印屏向更加立体多元化发展。在写意印风长足发展的同时,我们还应看到存在的问题,在写意性得到前所未有解放的同时,写意也走向无拘而率意的状态,使印章在强烈的视觉冲击的同时,多数写意篆刻品味淡化,经不起耐心的品味。写意的强烈性之下很少有“意蕴”的内涵。其实写意的突出并不代表写意的深刻,这是当代写意印风的短板之所在。
        当令写意印风的另一特点在于:较之以往的篆刻家在文字的运用上,多数人选择了更加古老的战国古玺文字,但在文字的理解上却比前辈们薄弱的多,在写意的同时文字往往破绽多出,影响了创作的质量。
 
     
 
 
 
 摘于《中国书法》  2015   03期
 
 
 
 

 

 

 地址:太原市迎泽大街378号山西省书法家协会  邮编:030001 办公室电话:0351-4047750 

 办公室邮 箱:sxsfjxh@126.com   山西书法qq群:345568259       网址:www.sxssfjxh.com    晋ICP备110004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