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艺坛新闻 展赛信息 教育培训 书艺文论 书法考级 书画论坛 山西书协 山西书协 山西书协 山西书协
讲座培训
人物专题   首页:书法教育>> 人物专题
关于陈曼若先生
添加日期:2014-6-25 13:15:37 点击次数:6535

 

 关于陈曼若先生

 

柴建国

 

  先师陈曼若先生的名字不少人会感到陌生。这也无怪,因为他在改革开放后“书法热”兴起之前就已经揖别了人世。但他却是一位真正的书法家。
  曼若师以清光绪三十一年乙巳(1905)年生于湖南省湘阴县,1982年6月患肺癌在北京逝世,享年77岁。他出身于一个封建家庭,在少年时代即受到优裕的传统文化的熏陶。
  先生于1926年毕业于辛亥老人仇鳌先生主持的湖南达材法政专科学校法律本科,毕业后投身土地革命运动,担任湘阴县审判土豪劣绅特别法庭主席。此时他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大革命失败后毛泽东写信委派他到贺龙任军长的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中工作,担任二十军中共政治委员周逸群的秘书,并参加了“八、一”南昌起义。1929年,他参加全国高等文官法政科的考试,获得第一名,被人们誉为“状元公”。之后就在国民党中央铨叙部工作,曾任抚恤司和考功司司长等职。1949年应程潜的邀请回到湖南长沙,担任程潜的秘书,参加了湖南和平起义。起义成功后,他陪同仇鳌先生到北京见到了阔别多年的毛泽东。上世纪90年代初某日的《文摘报》曾有文记述此事。
  1949年开国大典前夕,毛泽东在中南海宴请在京的十位湖南同乡,曼若先生亦在被邀请之列。当时曼若先生44岁,在与席者中最为年轻。席间,大家公推曼若先生为“湖南第一才子”。建国初,他被任命为中央内务部参事,在谢觉哉同志的直接领导下工作,并参加了我国第一部《婚姻法》和其他一些法律的起草工作。
  1957年,在那场铺天盖地而来的“反右”运动中,他被划为“极右分子”。 1961年被下放到山西南部的临汾师专,做了一名普通的图书馆管理员。

  1982年6月,曼若先生在北京去世后,骨灰被安放在八宝山革命烈士公墓。

陈曼若先生遗像 

 

 

 

 

 

谢觉哉给曼若师的二封信


  谢觉哉(1883-1971),湖南宁乡人,为晚清秀才,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历任中央苏维埃政府秘书长、内务部长、司法部长、中央党校副校长、陕甘宁边区政府秘书长、陕甘宁边区参议会副议长、华北人民政府司法部长等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历任内务部长、最高人民法院院长、中国政治法律学会副会长、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四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延安时期与徐特立、吴玉章、林伯渠、董必武被尊为“延安五老”。解放后曼若师曾在他的直接领导下工作,任内务部参事。两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这里发表谢觉哉同志给曼若师的二封信。
  谢觉哉先生很欣赏曼若先生的学识,由这封信可以看出。
 

  曼若先生被划为“极右分子”后,被叱居临汾小城,连谢觉哉这样高位的领导人也无可奈何,只能以“足下居此,可以益智,可以延龄,望好为之”强作安慰,曼若先生的处境可知矣,谢觉哉先生的心情也可知矣!

 


 

 

 

 

 

 

 

 

徐悲鸿为曼若师题写的斋名


  曼若师和徐悲鸿先生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就是很好的朋友。徐先生曾为曼若师作画作字,曼若师也为徐先生作字镌印。一年黄河发生水患,他们还曾联袂在南京中央公园义卖书画,救济灾民,传为佳话。曼若师的斋名“剪秋居”就是徐先生于1948年夏天为曼若师题写的。从题款“曼若有高世之想,取放翁剪得秋光诗意名其所居,徐先生在这里直呼其名,就可见他们之间友谊之深了。也能看出,“剪秋居”是曼若师自己从陆放翁的诗句“剪得秋光入卷来”择出两个字来,作为自己的斋名的。徐先生从这个斋名就能看出曼若先生“有高世之想”,也足见他对曼若先生的理解和赞许。  

 

 

 

 

 

 

 

沈尹默为曼若师写的书法作品


  这是著名书法家沈尹默先生为曼若师写的一件书法。在我编《陈曼若书法篆刻集》时,蒙曼若师的夫人汪浥芬师母从家里找出,允我拍照。这幅字写得十分精美,非一般应酬之作。抗战时期,沈先生与曼若师同在重庆居住,曾结诗社,诗酒唱和,在小楷精抄本《歌乐山登高集》(石印)内就有他们唱和的诗。沈先生写的是欧阳修论书法的句子。大概是沈先生出于对曼若师书法的赞许,才为他写这样的内容的吧。
 

 

 

 

 

 

陈曼若先生为陶本一写的一件书法

 

  曼若师为山西师大原校长陶本一写这幅字时,我是在跟前的。那是在1980年清明节之后,记得是一个星期六,下着蒙蒙小雨。我闲来无事,就到图书馆古籍组去看书。那时古籍组是几间小平房。我走进去,曼若师一边抽着烟斗,一边在看一本什么书。我坐下后,他从抽屉内取出几根卷烟来,好像是“上海牌”或“牡丹牌”的,让我抽。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基本是不抽卷烟的。有人去他那里,递给他卷烟,他就把烟放起来,让别人抽。他知道我爱抽烟,所以我每次去,他都会给我烟抽。
  我们正坐下聊天。这时只见陶本一老师从屋外窗前低着头匆匆走过。曼若先生看了一眼陶本一,对我说了一句:“这个年轻人不错,很能干,有前途。”停了一下,他突然说:“我给他写首诗吧!”我知道,这正是他来了诗兴的时候。他站起来,右手举着烟斗,在空中轻轻摇晃着,在地下度了两圈后,说:“有了。”他在一片纸上写下内容让我看,是一首七绝:“文彩风流远自期,妙能腐朽化神奇。平阳十七年间事,老我看君纵辔时。”诗意好,格律也严谨。陶本一当时还不是师大的校长,尚在中文系办《语文教学通讯》。所谓“文彩风流”云云,就是对他的能力的赞许。“平阳十七年间事”是说陶本一1963年由华东师大毕业后来到山西师院,到1980年已经17年了。“老我看君纵辔时”则是他对陶本一的希望,期待着他在事业上取得更大的成绩。
  陶本一后来确也没有辜负曼若先生的希望,他创办的《语文教学通讯》发展很快,不久又创办了《语文报》,成为全国中小学语文教学的核心刊物。他自己,在曼若先生为他写这幅字之后的第四年,也升任为山西师范大学校长,后又调上海师范大学,为副校长,并成为语文教育学科的博士生导师。
  我把曼若师的这幅字发表在这里,供朋友们欣赏。

 

 

 

 

 

 

怀念陈曼若先生

 

 

   ——发出曼若师给我写的一幅字,是先生的精品之作。供朋友们欣赏。

 

 

 

 

 

 

 

 

曼若先生教我学书法

 


  到今年6月,先师陈曼若先生已经逝世32周年了,连日来,我时常想起向先生学习书法的那些岁月。
  上大学后,我结识了陈曼若先生。学校餐厅的墙壁上挂着十多幅曼若先生写的毛主席语录,字径尺余,很是气派。老校长杜石塢告诉我,说写这字的是图书馆的陈曼若老师。念高中时我已临过王羲之的兰亭序的,我感到陈先生的字与兰亭颇多相似。后来又看了一些人批判他的大字报,才知道他是在解放前就做过国民党中央诠叙部的司长,建国后又做过中央内务部参事的“大官”的。他是在“反右”运动中被划为“极右”,下放到临汾小城“思想改造”的。
  我很想拜他为师学习书法,但慑于当时的政治气候,一直不敢去见他。一个偶然的机会使我们走到了一起。1969年开始“清队”运动,他所在的小组与我们组是隔壁,会间休息时他时而来我们小组坐坐。一天,我正在宿舍(小组学习开会的教室兼做我们班的宿舍)里写字,当时我正在学习郭沫若的书法。不知他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了。只听他用浓重的湖南口音朗声说道:“你写的这是郭老嘛。年轻人,我告诉你:取法乎上,仅得乎中;取法乎中,仅得乎下。而你这是取法乎下,将来只能是仅得乎零啊!”我问他为什么不能学郭沫若的字?他说:“郭老的字用笔狠戾,筋骨外露,青年人最不宜学。”而在文革中,书法园地一片荒芜,可以说是“百花零落,两枝竞秀”。这“两枝”便是毛主席和郭沫若的书法。我问他毛主席的书法可不可以学?他说:“毛主席的字横不成列,竖不成行,气势固然很大,但青年人也不宜学。”我说我现在学什么帖好呢?他说:“还是写二王的字吧。”而当时书店里根本买不到古人的法帖,他就把他50年代用内务部的信笺临摹的兰亭序和唐代书法家孙过庭的书谱送给我,供我临习。他诙谐地说:“没有米面瓜菜代(这是当时很流行的一句话),聊胜于无吧!”就这样,一直到1970年大学毕业,我就在他指导下写了一年多的兰亭序和书谱。
    曼若师在解放前就有能书之名,且工篆刻,善诗词。他以诗会友,以书会友,与李济深、董必武、章士钊、程潜、沈尹默、谭泽闓 、徐悲鸿等人都有很深的交往。他的字步履安详,精神内蕴,功情两胜,雅俗共赏。由于徐悲鸿为他写过“剪秋居”的斋名,其跋语中又有“曼若有高士之想”的话,他便以“高士”享誉士林。
  1979年我考取研究生回到山西师大,又经常得到他的教诲,使我对书法不断又有了新的认识。他为我写过一些字。他为我写字,总是写好后先用图钉钉在墙上,要我能读会讲,才让我取走。一次,他给我写了一件条幅,内容是王安石的《木末》诗,全诗为:“木末北山烟冉冉,草根南涧水泠泠。缫成白雪桑重绿,割尽黄云稻正青。”他说:“你讲讲看,我写这首诗是什么意思?”我细细读过之后,说:“陈老师,您这是在勉励我呢!”他笑了笑说:“行了,拿走吧!”又有一次,他为我写了一幅金文横批,要我念下来。金文我在太原工作时就比较系统地自学过的。我见第一句是“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就知道是《礼记·礼运》里的话,而这一段我是背得烂熟的。我就笑着说:“陈老师,我给您背吧。”刚背了两句,陈老师就挥了挥手说:“可以拿走了。”
  上大学和读研究生期间,我能在曼若先生的指导下学习书法,实在是很幸运的事。我会永远感激他,怀念他。

 

 

 

 

 

 

 

 

 

 

 

纪念陈曼若先生 

 

  日前在网上得与忻州阎定文先生相识。他以陈曼若先生手录自作诗册页三帧见示。这是1935年他与“华林诗社”诗友们以杜甫《人日》诗分韵吟诗,先生得“未”字。是年先生30岁。这是我见到的先生最早的诗作和最早的书法作品。这首诗韵律考究,思想深刻,尤极善用典,一气呵成,自是佳作。小字行书书法亦极娟秀精美,显示出很好的功力。我把它发在这里,作为对先师的纪念。 

 


 

 

 

 

 

 

(本专题根据柴建国先生个人空间材料编辑)

 

 

 

 

 

 

 地址:太原市迎泽大街378号山西省书法家协会  邮编:030001 办公室电话:0351-4047750 

 办公室邮 箱:sxsfjxh@126.com   山西书法qq群:345568259       网址:www.sxssfjxh.com    晋ICP备110004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