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艺坛新闻 展赛信息 教育培训 书艺文论 书法考级 书画论坛 山西书协 山西书协 山西书协 山西书协
书法文章
书法文章   首页理论研究>> 书法文章
江湖游记 作者:高雅梅
添加日期:2011-9-15 9:01:16 点击次数:6042

     

    ——记山西省书协代表团湖北、江西行

 

   作者:高雅梅

 

己丑年仲冬月,天寒地冻之时,有幸随山西书协赴湖北代表团参加山西省书协与湖北省书协共同主办的“山西省书法篆刻邀请展”开幕式。是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开幕式在湖北省美术学院美术馆举行,虽无礼炮管弦之盛,却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仪式之后,两省书界友人一同观摩了书展,并开诚布公的交流了各自对书法艺术的理解。在当代书法多元化格局下,我们期待多办这样的交流展。

 

                                           

 

开幕式后,湖北省书协设宴款待来宾。没来武汉之前,就听说武汉的小吃可是一绝,凡到过武汉的人必须美美的吃上一顿后方才算真正来过武汉。然而意外的是,唯此一宴,却有三得:其一,遍尝武汉美食,此一得也;其二,见到了仰慕已久的徐本一老先生,此二得也;最后又有韩秘书长的“清钵”不醉的桥段助兴,此三得也。口福、眼福、耳福统统满足,岂不妙哉!

宴罢,我们一行人等乘兴登临黄鹤楼头,极目楚天千里。想来这素有“天下江山第一楼”美誉的黄鹤楼,地处江汉平原东缘,龟蛇两山相夹,接纳潇湘云水,造就了武汉隔两江而三镇互峙的伟姿。唐人崔颢一首“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遂使黄鹤楼“文”名遐迩。不过,这“此地空余黄鹤楼”的感叹,却让我这初上黄鹤楼的人感觉很微妙。黄鹤楼虽几经重建,型制却未有太大变化,四边套八边形,谓之“四面八方”, 形如黄鹤,展翅欲飞,给人以庄重的感觉。站在黄鹤楼前,我突然渴望这一瞬间成为永远,此次随同许多前辈一同到得武汉,长江已无险峻可言,春江潮涌也得再行千里方可得见。难怪一同登楼的王哲峰老师会感慨万千。只道是:“都云仙驾去未还,总觉苍生无此忧。莫笑楼边久徘徊,眼前美景道不得。”

游罢黄鹤楼,我们转道参观了湖北省博物馆,该馆建筑极具浓郁楚风,呈一主两翼、中轴对称。馆藏有四大镇馆之宝:郧县人头骨化石、曾侯乙编钟、越王勾践剑、元青花四爱图梅瓶。可惜时间匆忙,印象最深的也就只有在曾侯乙馆的情景,一字排开的九鼎八簋,从未见过的青铜尊盘、虎坐鸟架鼓、彩漆木雕盖豆……,还有曾侯乙编钟,大家站在硕大的编钟面前,都被震撼了!不然薛海平老师,是不会一再可惜错过了编钟表演的时间,这也许是湖北之行一大遗憾。

从博物馆回宾馆的路上,已是夜幕降临之时,坐在车上眼前依然浮现的是琳琅满目的青铜器皿,心中不免感慨古人所谓之“事死如事生”的传统,今日能在此得以一饱眼福,想来此次江湖行第一日便不虚此行矣。

 

                                         

 

次日,我们一路乘车跨过江汉大桥,前往“盘踞徽绕三百里,平分吴楚两源头”的江西婺源。早就心仪婺源的美了,一路上心里无论怎样碎碎念着“小桥流水人家”,却都抵不过眼前实见的“李坑”。我并没有去过很多地方,但却也是出过几次门的,也到过一些所谓的风景名胜,见过一些自认为心仪的地方,但却从来不曾领略过这样的“醉美”。

李坑,是一个以李姓聚居为主的古村落。山清水秀,村外两条山溪在村中汇合为一条小河,溪河两岸均傍水建有徽派民居,一水儿的粉墙黛瓦、高出青瓦坡顶的马头山墙,参差错落;村内街巷溪水贯通、九曲十弯;我们沿着青石板道进村,河水清澈见底,河边用石板铺就洗菜、洗衣的溪埠,有身着碎花布的女人在河边洗衣濯菜,却根本不屑顾及游客的过往。然而,最有特色的是一座座石砌的桥、砖垒的桥、木架的桥,恰到好处的横置在需要的地方,沟连着溪水两旁的人家,这也算是一道风景吧,偶尔有村民划着小船从桥下穿行。

由于是冬天,一路走来没有看到黄灿灿的油菜花,心里有些失落,扒在略有坍塌的墙头上往院子里窥视。可以看见绿色的植物,矮的是草,高点的不是白菜吧?还有成堆的柴禾。摸摸围墙石缝里长出的青苔。再走,是李知成故居。进去后才知道他是武状元。一间空空的屋子里,一面墙上写着大大的“魁”字,可巧看到同行的王建魁老师站在“魁”字下面拍照,“字如其名”,不愧为书坛的一颗“状元”星。待转到李坑的后山时,眼前却见到了大片的油菜花地,颜色却是鲜嫩的绿色,望着这绿油油的油菜花,身边的韩清波老师戏称这是广大“偷菜”的网民门梦寐以求的“菜地”。站在李坑后山梁上,俯瞰李坑之美,这水墨画般的静谧山村,但见蓝天、青山、碧水的清纯,小桥、流水的恬然、粉墙、青砖、黛瓦的古朴。真能不给我们这些生活在钢筋水泥中的都市人带来的是一种心灵洗涤。

看过李坑、再看江湾、晓起,虽然“晓起”,是个极富有农耕时代诗意美的名字,但总觉有重复之嫌。尤其到了晓起,已经是夕阳西下,听导游小金讲:不要掉队,这里拍过聊斋的。于是,走在晓起这又深又长的巷道里,脑海里不由想到蒲松龄《聊斋志异》中的狐仙女鬼大都是在夜幕的掩饰下出场的,不由得紧跟着队伍,不敢落后半步,生怕一掉队,被那个孤魂女鬼或狐仙逮住,那可就惨了。

 

                                            

 

在去三清山之前,只知道是座道教名山,究竟有什么吸引人之处是不得而知的,上网阅读了许多关于三清山的游记,才知道它的奇石是最独特的,并且山中云雾也是很有趣的。于是,二十日我们依然起个大早,用罢早餐,继续踏上寻美的路程。

享有“云雾的家乡,松石的画廊”的三清山,果然以“绝”惊世。行走在山间,竟然没有遇到三清“著名”的雾天,天朗地清,万壑毕现,让我们如愿一睹三清的真面目,由于三清山的山石以花岗岩为特色,其形各异,怪石云列。如老道拜月、万笏朝天、天女晒鞋、狐狸啃鸡,无不惟妙惟肖。不过,印象最深刻的要数“司春女神”了,听小金导游说这是三清山标志性“绝”景,海拔1180余米,通高86米。整座石峰造型就像一位秀发披肩的端庄少女,天设地造,鬼斧神工。难怪我们“多情”的贾岩鸿老师,在面对如此形神兼备的大自然杰作时,也情不能已,妙语连珠,引得一旁文质彬彬的贾双平老师忍俊不禁,戏称其为痴情“骚客”。沿着湿滑的石阶继续前行不过数百步,回头看时却发现这座东方女神,与三清山另一绝境——巨蟒出山,左右相向岿然屹立。其形似一条巨大蟒蛇,破山穿地昂然挺拔而出,直欲腾空冲天而去。正所谓“司春少女觅情郎 ,巨蟒出山观世界”。更让人叹为观止的是,这条“巨蟒”有移步换形之妙,能在不同的方位变幻出不同的景像,我们围着曲折栈道一路走过,眼前却变换出了“弯刀石”、“仙翁顶仙童”、“白娘子醉酒现原形”、“定海神针”等多种逼真的奇妙景观。面对如此神景,可忙坏了一旁的李朝阳老师手中的照相机,连我们的“谦谦君子”许建军老师也乐而忘返,做一步三回头状。

三清山一路不光有惊喜,还有惊险!我们结伴二十几人,男女老少一路拾阶而上,挂在树上的冰霜在阳光的照耀下开始融化,滴滴溚溚的象在下雨。原本厚厚的冰此时夹着渐渐融化的水,使阶梯又湿又滑,加之台阶陡峭,又渐行渐高,全在悬崖绝壁间,只听得团队中此起彼伏的“小心、路滑”、“这儿有冰”的招呼声,让大家的心中好生温暖。期间,更有“怜香惜玉”的梁希民老师主动帮助女士背包;小曹导游也一路搀扶着年纪最大的牛兴和老师;再看,胡艺老师,象我们的“后勤部长”一样,一路提着“达利园”派发给大家。殊不知,三清山峰峦“秀中藏秀,奇中出奇”,大家被这绝妙美景吸引,却也为这份关心与同舟共济的默契所动容。

下山返回婺源的路上,车子里的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大家不顾一身的疲惫,争着一展歌喉,出乎我意料的是,一路上言语不多的胡创业老师的歌声竟然那么磁性浑厚,余音绕梁。我不禁感叹:有缘三清山!在这歌声中,在这笑声里,刻下了你,融入了我。

 

                                        后记

 

第四日,我们一行人驱车前往瓷都景德镇。也许是几天的风尘仆仆,也许是我对景德镇期望过高,也许是时间仓促,也许是没来对地方的因素吧,总觉得景德镇在我心里留下了些许遗憾。但“人生岂能尽如人意”,生活也正因为有遗憾才如此的迷人,就让这点点的遗憾留在我心中吧。此时虽然还没有分别,但我已经开始想念,念念不忘与大家朝夕相处的这段日子!念念不忘李德富、梁创、郭保旺、冀有贵以及那些忘年交的朋友们!

想念黄鹤楼下默默无闻的石狮子;想念江湾的鲜榨甘蔗汁;想念与宋富盛老师走过的一段险绝石阶;想念三清山金沙缆车上的“六人会谈”;想念坦诚率真的导游小金;想念同屋的“玉面焦娃”,想念风趣的“西山老妖”,想念风流倜傥的张连生老师,想念玉树临风的孙良杰老师;想念一起打猪牌的牌友们以及王克伟老师笔下的一头头小猪。想念我所想念的……,最后,不忘感谢省书协对这次“江湖行”的精心安排。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夜记

 

 

 

 地址:太原市迎泽大街378号山西省书法家协会  邮编:030001 办公室电话:0351-4047750 

 办公室邮 箱:sxsfjxh@126.com   山西书法qq群:345568259       网址:www.sxssfjxh.com    晋ICP备110004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