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艺坛新闻 展赛信息 教育培训 书艺文论 书法考级 书画论坛 山西书协 山西书协 山西书协 山西书协
书法文章
书法文章   首页理论研究>> 书法文章
诗才书才迩议 作者:杨吉平
添加日期:2011-9-15 10:37:03 点击次数:5829

诗才书才迩议

 

杨吉平

 

 

     叶燮论诗云:“大凡人无才,则心思不出;无胆,则笔墨畏缩;无识,则不能取舍;无力,则不能自成一家。”(《原诗·内篇下》)此论诗才,亦论书才,一切艺术莫不如此,才、胆、识、力岂限于为诗也哉!传统诸艺,为文、作画、作书,皆须五者兼备,方可成家。

     所谓才者,人人皆有之物也,但才与才不同,因人而异,才各有别。有长于数者,有长于文者,亦有长于书者……人皆天才,而真正成为天才者却寥若晨星,其关键便是是否发现了自己,认识了自我。书才的最简单标志便是心灵手巧,心灵者,能辩识美丑之谓;手巧者,摹写精到,长于效仿,写什么像什么之谓。无此慧根,令你池水尽墨,铁砚磨穿,终不能与书法艺术结缘也。所谓胆者,胆大、斗胆之谓。胆大建立在自信的基础上,自信则以才情为前提。无才或有才而不自知,皆不能大胆。胆小则畏首畏尾,不能放肆,自然笔墨畏缩。而笔墨畏缩,则无可以感人者也。所谓识者,见识之谓也,故无见则无识,见多则识广。所谓见者,有直接之见,有间接之见,人之生命有限,一切都能亲身经历,亲眼所见是不可能的,故当以间接之见为主。所谓间接之见,即西人所谓间接经验、间接知识,而间接知识的取得,主要便是读书。故不读书而有见识者绝无,少读书而见识深者亦鲜。当然,读书亦须读活,傅山先生所谓“读书洒脱一番长进一番”便是,然读书能洒脱者亦须才情,无才者只可作书鱼,书鱼而有见识者未之闻也。尝见习书者抱定古人一部论书著作,奉为经典,亦步亦趋,胶柱鼓瑟,所作书法终如刻板,此即读死书之恶果也。所谓力者,非力大无穷之谓,彼乃力士之蛮力,此则能力之谓,是文士之巧劲耳。古人论笔,有四德之说,尖、圆、齐、健之谓四德,而最后一德――健,实是对尖、圆、齐的总结。叶燮论诗,最后言力,亦当是对前三者的总结,有才有胆有识便会有力,换言之,把才胆识融会贯通,便会转换为诗人的创作能力。

     严沧浪论诗有“诗有别才,非关书也”之语,而书法亦然,故曰:“书有别才,非关书也。”才情对一个书法爱好者来说至关重要,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把字写好,更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作书法家,认清这一点是从事书法艺术的前提。自知之后,自有胆识,而胆识有赖于学养,才胆学识具备,而后可以名家矣。故古人中,书法家多为诗人,诗人亦多为书法家。即近代以来乃至“五·四”以来书法大家莫不如此。以此,当代许多书法展览强调作者自作诗文、自作诗词便绝非画蛇添足,亦绝非有意刁难,不通诗理,难通书理,不是诗才,亦难成书才也。诗才何指?曰情,曰境,曰婉转之致,曰锤炼字句。

     诗才之一曰有情。前人谓无情则无诗,是之谓也。诗人之情,当为人间至情、深情,情动于中而形于言,方有诗之产生。诗之形式多矣,皆须用情于中,而不止于抒情诗也。情感之种类亦多矣,皆须以真情驭之。故情有儿女私情类的小情调,也有悲天悯人的大情思,但只要是真情流露,都无害诗之境界。但有真情,一可以感动自己,次足以打动他人,如此则境界自出。诗之境界云何?此诗才之第二。

    诗才之二曰有境。境者境界之谓也。境界者,边界、疆界之谓也,转指事物所达到的程度或呈现出的情况。境界不以大小论之,而以高低(或深远)论之,予四十以前于此不解。四十岁,与师友共游洪洞兴唐寺,攀山至极顶,见山花烂漫,红得鲜艳、黄得明亮、紫得明净……城市中人工培植之花朵远比此山花肥硕,而颜色之纯净与气味之馨香则不可同日而语,以境界不同故尔。山花之美艳芳香,全以所处位置高远,所受雨露阳光无凡尘搅扰之故,故境界论高低不论大小。有人言作诗须有形象思维云云,其实意境已足以言之。诗之意境,乃诗人之主观情感表现于客观艺术对象之谓也。故诗人所写,不能直言,直言者谓之实景,就是大白话。所以,诗宜用语委婉,宜用比兴,此又涉及诗才之三。

     诗才之三曰有婉转之致。文学艺术乃语言艺术,形诸文字,不过赋、比、兴三种形式。赋者直陈,直抒胸臆,此作文之法也。比者比喻,以此物比彼物,此作诗之法,亦用于作文。兴者,顾左右而言他,以他物起兴,引发所咏之物也,此亦是作诗法。所以,开门见山乃文章之法,为作诗者所忌,含蓄婉转则是作诗之法。其因乃诗语言简练,直陈则顾此失彼,不能尽达其意、不能畅咏其志。近体诗不过五言七言,以有限之字数欲表现无限之深意,达高超深远之境界,必须言有所藏,曲折不尽,所谓言近而旨远,辞浅而意深者是也。如此,所谓诗者才有回味的余地,方能称之为诗。

    诗才之四曰能练句。傅山先生为一代书法大家,亦为一代文学大家。傅青主论文章书法云:“字与文不同者,字一笔不似古人即不成字,文若为古人作印板,尚谓之文耶?”(《霜红龛集》)此处谈文章之法与书法有异,实则诗法亦然。书法除强调取法古人外,更有一个特点――不能修改,须一次性写就,一次性完成。诗则不然,可以修改,可以反复琢磨,所谓好诗不厌百回改。唐人李沂尝言:“作诗安能落笔便好?能改则瑕可为瑜,瓦砾可为珠玉。子美云:新诗改罢自长吟,子诗圣,犹以改而后工,下此可知矣。”(《秋星阁诗话》)好诗固有灵感突发,一挥而就者,但更多的则是经过修改而最终定稿。改诗的重要过程便是练句。练句者,锤炼字句也。练句的目的之一是在丰富的语汇中觅得最能表达诗人思想情感的字词,以取得最佳的表达效果。其次则是调整声韵,使诗作平仄谐调,语言优美。诗曰:“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诗·卫风·淇奥》),诗句的锤炼如加工美玉,有雕琢之工,方能臻于完美无暇之境。

予所居街道名曰贡院街,经改造拓宽,两旁广植梨树。第一年花发,稀疏无甚可观。次年则群花灿然,如雪花乱落,遂引发诗兴,诗云:“梨花如雪雪如花,岁岁年年岂有涯。似水流光同水逝,空山又见一天霞。”朝看花如雪,夕见一天霞,朝夕之间,一喜一悲,不胜感慨。时予正给山西师大首届书法专业本科生教授诗词写作课程,将此诗念与众弟子,众弟子纷纷上街观花,亦有个别学生也有吟咏,师生唱和,一时称盛焉。此后三年,每见梨花盛开,予辙有吟咏。转眼间四年过去,众弟子将毕业离校,是年为戊子年,面对梨花,予黯然伤神,对众弟子曰:“从今以后,梨花仍在,而观花人不复如昨。今年花开你们还在,明年花开,观花者唯我一人矣!”言罢下泪,众弟子亦皆唏嘘。己丑二月,梨花初绽,予于闹市中独自观花,睹物思人,复有新作,诗曰:“惊心又见梨花开,佳人一去不复来。谢尽芳菲应无恨,落红如雨没蒿莱。”磨墨展纸,书作条幅,吟咏时方觉“开”字当为仄声,遂苦吟多时,将“开”字易作“白”,句作“惊心又见梨花白”,平仄协调,意韵亦更妙。遂展纸再书,无限伤感复上心头。

予与友人闲谈,每曰:“予文章第一,诗第二,书法第三,画第四”。友人辙不以为然,甚有言全是第五者。然吟诗作书,每自得其乐,诗才书才之有无,到在其次。昔贤云:“我虽不善书,晓书莫如我”,故予之诗、书,虽列第五,然自信晓书解诗,当为第一!我有真情,足以如此,此何疑焉?此无疑焉!

 

杨吉平:山西师范大学中国书画文化研究所  副所长、硕士研究生导师

 

 

 地址:太原市迎泽大街378号山西省书法家协会  邮编:030001 办公室电话:0351-4047750 

 办公室邮 箱:sxsfjxh@126.com   山西书法qq群:345568259       网址:www.sxssfjxh.com    晋ICP备110004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