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艺坛新闻 展赛信息 教育培训 书艺文论 书法考级 书画论坛 山西书协 山西书协 山西书协 山西书协
书法文章
书艺文论   首页理论研究>> 书艺文论
书法中的“赏、临、论、创”(作者:郝继文)
添加日期:2013-3-29 22:18:13 点击次数:6021

 

 

 

书法中的“赏、临、论、创”

 

郝继文

 

  一门艺术中的内行术语、程式、习惯为世人熟知,方可谈得上普及完成。这时候你只需说一个名词,而不是展开叙述或类比喻象。以这个标准衡量,我们更应该共同致力于广度认知,而不是在圈里吵来吵去,争上争下,可是即使是圈子里意见也远未统一,改革开放后我们甚至争吵过书法是不是艺术,连本体架构都未能完整实现,有时候我更觉得圈内人的外行思路更有市场,换句话说就是混入圈子的一帮人不思进取的想当然、瞎胡扯者不在少数,我的改良建议是推进美学原理的学习,澄清许多基础问题,否则对话的基础就不甚牢固。“三七二十一”的人和“三七二十四”的人吵一天架,板子难免落到答案正确的人身上,笑话常常被上演。

  从推进书法艺术的基本内涵认知做起,了解书法艺术基础知识范畴是很好的概念化操作,那么,什么是书法艺术基本功呢?相声叫“说、学、逗、唱”,绘画叫“点、皴、勾、描”,音乐叫“吹、拉、弹、唱”,京剧叫“唱、念、坐、打”,书法呢?

  书法艺术要进课堂了,2011年8月教育部下发了《关于中小学开展书法教育的意见》,书法人精神为之一振,其实原先学校也有写字课,诸多原因形同虚设,这次是提为“书法”课,内涵有了变化,我不知道教育行政部门及教师队伍对这件事的认识是否有这么清晰(想当然是没有的),只觉得方方面面的客观会造成执行不力,譬如师资、譬如升学压力,青少年负担等,所以也是系统工程,急不得!假如去认真推行,我觉得应从欣赏入手,真正的欣赏,进入美学构成原理层,学会看,学会有深度的看,连同文化与技术手段的分析。事实证明,长期从事书法学习的人,时空感觉要敏锐于常人。我觉得操作倒在其次,也不需要那么多书法家,好的时空感受会构成人的审美设计能力,新的报导说乔布斯的理念灵感来源于书法,而新获国际建筑大奖的王澍叙述他平时教学是让同学们画点画,写点字。西方国家工业革命还伴随着一次工业设计美学革命,恐怕大家还不是太知晓。我们现在走遍全国都找不到像样的工艺产品、礼品,就是因为美学教育不够,我们的审美教育课本常常空泛,原理性的东西在初高中段(我国教育主流阶段)就应该被告知,这方面目前的空白太大,这是教育问题。对于爱好者我也以为“会看”很重要,如何评价,能不能避免脸谱化、简单化、两极化地针对艺术品。书法的伦理诉求与审美诉求靠的太近,需要解剖手段,我想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缺乏包容的理解力是目前欣赏者存在的最大遗憾。说实话,这也是你能不能真正介入书法艺术殿堂的门票,努力去尝试着学习理解你生疏的、厌恶的、排斥的异己,你的境界就会高明,有些人写了一辈子字,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理解,还妄自尊大,有点闭门塞户、闭关锁国的意思。这样的心态造成的结果是“一生都在门墙外。”

  二、书法艺术的操持是以“学”为先,书法学习叫“临摹”,“摹”也是临,是照帖去写,不必强分。有人将书法人分为两拨,一拨是临帖的,另一拨是不临帖的,并津津于这样的奇谈怪论,且不说作为艺术的内涵全在“帖”中,就是作为技术的手段也不容易在他处所找的到。所谓“节度其手”,这个训练就是要解决学啥像啥的问题,深一点就能通过学习咀嚼滋味了,再下来是临什么帖的问题,这个答案就比较丰富,清理一下不外乎几种:1、从唐楷入手。思路平易。我们最熟知的印刷体来源即是唐楷,由于距离近容易上手,得手的机会也多。2、从魏碑入手。康有为竭力推荐,很时髦了一段,王遽常就是扔了欧阳询而学魏体的,韩中明先生根扎三元——《元倪》、《元略》、《元微》墓志,遂能远离唐楷不入俗径。3、从篆、隶入手,这是穷本溯源的思路指导下的产物,名人从傅山开始,曾扬言说:“学书不从篆隶入手,任写到极处,终是俗书。”山西姚国瑾的经史讲堂授课即沿用这个方式。4、从隋碑入手。这是潘伯鹰先生苦心孤诣的定位,理由是隋碑恰是变化过程中的过渡性产物,上可追溯篆隶,下可变通唐宋,左右逢源。5、从行草入手,也有成功的特例,如前书协秘书长刘正成,这多半是逆向思维者和半路出家人的操持方式。以上五类,各有成功范例,不必一一枚举,合理性自然也无需细叙,大抵唐楷偏于俗正,篆、隶偏于古拙,行草偏于流便,各取自便自适就可以了。其实更加上人性差异,受知背景差异等等,入门便是分别,百千之类实难一概。可是,这样一来初学者反而无从措手,成了狗吃刺猬,所以这时候需要一高明老师来把脉,否则头口奶吃坏再回头就不好着落。

  所以很多爱好者是一上手就错了,但就像扣错扣子的衬衫,可能到最后一颗才被发现,甚至溜溜地穿了一天,要依赖别人的眼晴。就像穿衣吃饭,精确的择取是奢侈的事情,要营养师、化妆师等专业指导,这时候就需要有个普世价值的大概,类似五谷杂粮这样的性情中和,大家都可以吃,一般落不下啥病根。法帖中的经典,特别是帖学一系的,特点内蕴的就类似于这个五谷杂粮,如《怀仁集王羲之圣教》、《绎山刻石》、《曹全碑》、《智永书真草千字文》、《颜勤礼碑》等等皆可入围。落下病的就要下猛药,纠妄过正,君臣佐使,配伍得当,有时候也挽救的来,可也救不了命。这就是大多老师不愿带学过的学生的原因了。白蕉《书法十讲》中喻择帖为婚姻,一选而定终身,说的更严重。

  如果找不准就只能认命了,机缘之难此处可见一斑,黄易诗曰:“一病身心归寂寥,半生遇合感因缘。”前途莫测。不过中途尚有修行转换的可能,也不要太绝望。

  门径已得,学要能似,唐代孙过庭说:“察之者贵精,拟之者贵似。”基本是理性思考,所以专业要求书法技法的考察标准是你临帖的相似程度,类似于角色扮演,要装龙像龙,装狗像狗。静态容易些,动态复杂些,所以大抵楷书为易,行草为难,而篆隶较陌生。这是基本功的组成部分,以后说好说歹只需取得其所临各帖一测相似程度就大致可判了。当然也有辩证的思考,如苏轼说:“凡世之所贵,必贵其难,草书难于严重,真书(即楷书)难于飘扬,小字难于宽绰而有余,大字难于结密而无间”。请注意苏翁关于楷书的审美取向——“飘扬”,很不同于我们说的一笔一划,所以楷书呆滞是世俗之论,明清馆阁体、台阁体死板刻化有如美术字、印刷体,是灭绝个性的束缚。苏轼论诗画曰:“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赋诗必此诗,定知非诗人。”无知者必持低俗死刻之论,常死于字下。可以说临帖就是书法中的学,基本能力此为第一。

  三、书法中的“论”,我觉得这也是基本功之一,要向外行说的清书法的欣赏方法,说的清书法的笔笔画画,而不是简单地下判断,也就是在看得懂的情况下,说得出来,这是指书家说的理论能力与修养。说得清实际依赖于看得清,想得通,因为人眼的处理系统的功能问题,我们常有盲区和盲点,所以说得清的第一步是能够标识盲区在上面画个圈,提醒观者注意;第二是阐释每个点画的意义(而不是对错),具体到每件作品、每个人。所谓高屋建瓴,所谓圆览周视只是良好的愿望,站得高的,看得全的永远是少数。二玄社的复制品也卖几千元还不是靠技术上的全息摄影,有时候我们看不到,有时候是不愿意看到,有时候是看到却无所察觉(熟视无睹),判断就不可能正确,这些例子太多,需要的话可以专门写一篇文章说说。近二十年来,浙美等学院的一些分析是想努力把书法说清,成绩显著,如果考虑到普通受众,就又回到原点,需要美学原理一章做底,要联系人文、伦理、材质、心理、动机、气质等等,要下准确评判,要全面研析,可见要说明也真不是容易的事,说清书法艺术不是好坏二字脸谱化的评价,不具备说的能力的人对其基本功评价要打折扣,“以其昏昏,欲令人昭昭”,可能吗?

  四、当然,一般意义的书法家是指写得好,话语千般,还需一试,基本技法我们在讲临的时候说了,依据传统则首先是习作,到任情恣性,则我与古化,自我作古。以当下的情势,还需注意两点,一是“趣味”。放翁说:“汝果欲学诗,工夫在诗外。”“诗有别趣,非关理也。”中国人讲的是“游于艺”,叫做“据德、依仁、游艺”,“艺”原非安身立命之根本,这也是近代西方人津津乐道的中国艺术中的业余性,这和前面所讲的“专业化”并非一个层面的问题,业余性决定的是一个态度问题,是高于技术层面形而上的一个定位,当代人即使如陈忠康这样的顶级高手,写来写去虽拟似百家而终欠自然,不像白蕉他们那代人能锤炼至随意挥运的境界。画界论潘天寿与齐白石也同时关注了这一点,潘天寿构图虽匠心独具,终觉构思太苦,白石老人则笑容可掬,涉笔成趣,从而判定白石高明之处。前些年人们定位书坛的状况,说有“尚趣”的特点,这个“趣”字就是“逗”的含义,表现出破除沉闷的努力,不过“趣”味尚须努力避免“三俗”,我们更愿意看到的这个“趣味”是掌控全局,游刃有余,手挥五弦而目送归鸿的那种大化之境,当然至少敢于冲激一下,亦庄亦戏,出些情趣,透些气息总是好的。二是“情感”。表现在精神饱满酣畅中,这同样是技术圆备后的神来之助。展赛中的多数作品更多像假唱,“为文而造情”,扭捏作态,也难于高亢激昂,往往虚张声势,十年前河南人进京搞“中原书风”书法展,件件通天落地,丈二条屏,声嘶力竭,令人记起清代吴修龄的一首诗“甚爱四平戏,喉声彻太空,人人关壮僚,曲曲大江东。锣鼓繁而振,衫袍紫又红。座中脑尽裂,笑煞乐村童。”从平庸到激进的刺激很快就会衰竭,人总不能永远像打了鸡血,吃了千年人参似的时时亢奋,所以复归于平淡,古典的丰韵将得到回归。有时候也需要一点原始,原生态的纯朴永远有感染力。书法艺术的魅力在这两点上考验歌者的真伪,情动于中而发乎形,于是动人,于是成书,一寓于书,是真书家。

   综上所述,书法艺术的基本功我总结为“赏、临、论、创”,有时间再讨论一些具体问题,希望有志于此的人向这个方向努力,四者皆有成就,方可言书。

 

 

  作者简介 郝继文 1969年12月生,介休市书协副主席,现供职于市政协。 

 

 

 地址:太原市迎泽大街378号山西省书法家协会  邮编:030001 办公室电话:0351-4047750 

 办公室邮 箱:sxsfjxh@126.com   山西书法qq群:345568259       网址:www.sxssfjxh.com    晋ICP备110004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