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艺坛新闻 展赛信息 教育培训 书艺文论 书法考级 书画论坛 山西书协 山西书协 山西书协 山西书协
书法文章
书艺文论   首页理论研究>> 书艺文论
学书散论 ( 张世刚)
添加日期:2015-3-7 12:38:51 点击次数:4925
                                                             
 
 
 
学 书 散 论
 
 
 
张世刚
 
 
 
 
帖学与经典
 
  我个人认为,帖学应该是中国书法的主流,书法的技法、境界、格调及历代对书法的论述,大都是围绕帖学展开的,所以研究书法不能离开帖学。真正的碑学上有所建树的书家,在帖学方面都有很高的修养,因为所有的碑刻最终都需要用笔墨去表现,书家要尊重笔墨的规律而不是斧凿的规律。为此,当前帖学书风的出现,应该是十分正常的现象,也符合书法发展的基本方向。这也说明,当前书坛从外在的张扬逐渐转向对书法内涵的追寻。
 
  碑学在线条和结字上有着超乎寻常的审美情趣,但作为欣赏可以,作为取法则是很困难的,因为他不是书法的成熟阶段,一些用笔和结字法制,不能很清晰的展现供后人学习,这些就不能作为经典作品来取法。当代书法的修养包括学识、心理状态等都不及古人,虽然现代人的知识含量很大,但心里纯净度不高,因此,对艺术规律的把握不是很准确,这是时代所造成的局限性。
 
  基于对于帖学的执着,我一直在坚持临帖,现在虽然做不到每天都临写,但动笔就喜欢临帖,即使不动笔,也会翻阅碑帖,体会和观察古人用笔的一招一式。
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习气,这些习气在书写过程中会自觉不自觉地流露出来。如果把这些习气融汇到经典中,这些东西就会变成个性,也就会形成自己的风格。但如果离开经典而一味地强化它,就会远离艺术规律。历史上流传下来的碑帖墨迹,大都是经典之作。所谓经典就是超时空的、符合艺术规律的。要想在书法上有所作为就不能离开这些经典。书法创作与其他的艺术形式不一样,作家、画家以及其他一些艺术门类的工作者,应从现实生活中汲取营养,但书法创作的营养的唯一源泉就是古代留下来的大量碑帖墨迹,所以提高书法的创作水平必须常常临帖,这就等于走进生活。
 
  目前,对于自己的创作状态,我觉得那里还有不足,眼高手低,看的虽然多了,但功夫下的还不够,对自己所学的东西还没有完全化开,所谓见佛容易安佛难,安佛容易用佛难。但自觉所幸的是,我对书法学习和创作还没有偏离中国书法的主线。我会尽力一直遵循着中国书法主线(帖学)向前走。
 
  这些年,很多优秀的书法家创作水平掉队了,这其中的原因很多,情况也很复杂,但其中最主要一点是对前人的书法成就尊重的程度不够,特别对古人留下来的经典之作缺乏礼敬意识。他们总是以批判的态度接受古人,在接受中又去否定古人、改造古人,所以最终也没有走进古人,这很可悲!殊不知,一切学习成就都从诚敬中得来。缺乏质的继承,个性也得不到有机的发挥。
 
  不可否认,学院书法教育对当代书法的发展培养了大批的人才,作为学院的书法老师,我觉得,学院书法教育对书法的普及和人才的培养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使书法的民间化走向了学院化,这是对书法的学术认可,但学院教育也有很多的不足:一方面,书法从古自今一直保持其相对完整和稳定的教学机制和审美标准。现代化的学院教学机制是照搬西方的一套教学和管理模式。一个偏重感性,一个偏重理性,两者很难达到完美的融合。后者这种强势的、机械的、单一学科制管理,很大程度上会给传统的书法学习方式带来冲击,从而最终被否定。像国画教学一样,传统的中国式临摹最终被西方素描所取代,这一点不能不令人担忧。
 
  另一方面,中国书法的审美取向一向是综合的、人性的,品评书法作品的标准更具有主观色彩。有时作品的表象不是很主要。“书品即人品,尤观字外功”。历来被欣赏者所认同,这是民族文化的大背景所决定的。学院教育的学科机制很大程度上会改变这种习惯,特别是书法专业大都是旁依美术学,因此,不可避免的会受到强势的西方美术思潮影响甚至否定。如果中国书法审美的标准和情趣完全用西方的审美意识来关照,品评的标准也采用西方美术学标准来建构,那么,书法的学习与创作也慢慢会由自然流露走向刻意大制作,作品的艺术风格也会由感性走向理性,率性而随意的天真烂漫走向更加程式化,由品读变成视觉冲击,这是学院书法教学会给中国书法本质上带来的消极影响。
 
 
 
不能离谱
 
 
  毋庸置疑,现在的书法已经退出了实用的舞台,所能展示的就是艺术性,供人欣赏,书写的内容很少有人去关注,甚至有些笔误都不太影响欣赏者的审美。很多人往往习惯于视觉的、直观的感觉,看是否有“冲击力”。但是随着人们对书法兴趣的浓厚程度逐步增加,书法家造诣的不断加深,对传统文化理解的深入,综合修养的不断提高,一大批的书法业内人士及广大的书法爱好者的审美逐渐的由表面趋向内含,由视觉冲击转为内心的品读。品察一点一画的韵致,以及点画与点画间的衔接过渡,字与字,行与行之间乃至通篇的呼应变化所产生的意会难言的艺术品质,并能给人们心灵深处带来具有超时空艺术美的享受,这才是书法审美的大趋势。
 
  那么,在这种趋势下,就会出现两种可能,一是书法作为纯粹的传统民族艺术,虽然受到现代西方艺术思潮的影响,其美学价值观可能会有所改变,但是人们在品读时也一定会有一种传统的思维定式和审美标准。尽管这些定式和标准有时会比较概括和模糊,一旦面对它时,自然会有一种约定俗成的经典标尺浮现出来,进而来判别其优劣雅俗。无论是创作者或欣赏者都不允许无原则地糊涂乱抹和意想天开的评头论足。这是书法背后博大精深的民族文化的积淀所致,是客观的,不以当代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二是今天书法退出记事功能而成为纯欣赏的艺术门类,人们对它的欣赏自然也会出现审美的疲劳现象,或者说欣赏者的审美逆反心理。如果作者仅仅因为某种面目出现在某次获奖名单里,就刻意去经营和保护,不再以碑帖来观照,不去贴近文化,不去皈依传承,反以自己浅陋的修养去经营,以狰狞的面目去张扬它,则只能是无端地重复自己。“十年一贯制”、 “二十年一贯制”,同样也会令人生厌,用这种错误去构建一种模式,所谓的做茧自缚,自造牢狱,最终不能自破而毁掉,这也是客观事实。那么如何解决这种状况呢?我觉得唯一的办法,那就是走进古代的法贴,舍此别无它法。这就是所谓的 “不二法门”。因为书法是文化的。
 
   书法源于文化,又服务于文化。一般来说,艺术是来源现实生活,换句话说,艺术品本身能直接表现或再现生活的方方面面,描写自然景观,刻画人物性格,表现或再现社会动态,从而来服务于社会生活。不可否认,在这一点上,艺术是生活化的。但书法不同,书法从它诞生那天起,就一直是作为附属艺术游离于文字之上,它是中国人记录文明、传承历史的一种载体上的精神华彩。它很难像文学、绘画等去表现或再现生活,因此可以说书法是来源于文化,而又服务于文化。那么,学习和创作书法注定要遵循它特定的艺术规律。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大量的经典碑刻和墨迹就是学习研究和创作以及发展书法的唯一源泉,对其欣赏、品读以及评判的审美尺度,都是建立在其中的。
 
 
 
 
                                                                   摘于《中国书法》2015第1期
 

 

 

 地址:太原市迎泽大街378号山西省书法家协会  邮编:030001 办公室电话:0351-4047750 

 办公室邮 箱:sxsfjxh@126.com   山西书法qq群:345568259       网址:www.sxssfjxh.com    晋ICP备11000474号